生无可恋

局势严峻,一点感想

16年开后荣耀,那时候想得美,15年发生了很多事,大众只能看到股灾和行之无效的救市,舆论一地鸡毛,大家不知道后面各方势力的博弈是多么的激烈残酷。我就想大致的写一点出来,把时事写完,然后剧情就跟着局势走。我真是低估了我弱鸡的写作能力,这都18年了,我股灾还没写完。

这个时代,真的是一个风云变幻,足够载入史册的传奇时代。至少对于中国来说如此。每天的惊心动魄,每天的无数变化,身处局中的人,只能看到自己能看到的那么一点,多年以后的史学家,也只能沿着成为定局的主线研究。有时候感叹,若有些清醒客观而见闻广博的人,记录下一些什么就好了。

美国商务部封杀中兴,中兴大概要die了。目前我还想不出中国商务部能...

【王叶】那时年少(下)

叶修那时候安慰自己,难受是正常的,过了就好了。王杰希在他的生命中,来得汹涌去得突然,在他心上留下一道深刻的淌着血的伤口,但年轻意气,叶修觉得这也不算什么,伤口总会愈合的,未来还会遇到合适的人。他没想到会留下病根,不定时发作了十多年。

跟王杰希分手后,他有一年是无法感知快乐的。做什么似乎心都是麻木的,终于顺利毕业后,他被陶轩扫地出门,毕业即失业。他没有应家人的要求去家族企业,随便找了个极小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待着。投资工作的特性,跟各种人打交道拯救了他,至少他不会沉溺于负面情绪很久。

第二年惊蛰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身体的需求复苏了,但是他自己解决的时候,想的仍然是王杰希。叶修觉得这样不行,哪怕是...

【王叶】那时年少(上)

 @一笑而过 

良心发现的还债……

这真的是校园梗,讲的他们甜蜜的校园故事……(别打我)

当年我谈恋爱的时候都快毕业了而且还异国,你们问我校园里咋谈恋爱咋甜蜜,我真的不知道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影视大佬王中君举办画展的时候,叶修因为正跟王老大走得近,被盛邀而来。

外界不知道,叶修是从不看画展的。这些年,哪怕是合作密切的民生银行的民生美术馆办展,他都没有赏过脸。

然而这次王中君打着联合画展的名义,实际是为了展出自己的画。王大佬觉着自己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画手,举办个展实在太厚脸皮,于是邀约了一些画家参与。这面子不给就不好了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完)

005KgFyMgy1fngj2xut4jj30c81bmzll.jpg

叶修抬头看着他,王杰希看见了他眼中的一闪而逝的惊讶还有别的什么,然后叶修就笑了,有些虚弱的笑容,“能让我留下吗?”

王杰希说不出拒绝。他走回床边坐下,终于想起了一个能问的问题,“为什么给我发信息送花?”

叶修趴到他腿上,“我说想你,是真的……”

王杰希垂目掩去眼中的怒意。两指捏着叶修的下巴抬起来,迫使他看着自己,“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,叶修?”

“我——想要你。”叶修看着王杰希,湿漉漉的眼睛,乌溜溜的黑瞳。

胸口猛然鼓荡,激动的气流直冲大脑,王杰希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情绪。尽管不觉得是真的,从他口中出来的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十一)

咦,怎么总写不完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陶轩坐高铁进京的时候收到了叶修的短信。他拿着手机的左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,差点摔了手机。心里随之涌起无数猜测,理智上知道不是好事,但情感上总期待自己能扭转局面。这种患得患失让他时而忧伤时而欣喜,情绪密集到不能忍受。他只好没话找话,跟身旁的高管闲聊。

高管一边疑惑他为什么不问问公司的工作状况,一边应付着陶总如同居委会大妈一般的聊天。老婆好吗,孩子好吗,以前喜欢过别的人吗什么的。要不是因为他是老板,真的想打他。

晚上陶轩按时抵达了会所,推开包间的门叶修已经在座。两人含笑招呼,他在对面坐下,叶修示意服务员上菜。

菜很快流水价的上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十)

咦,好像这节还不能完,下一更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在梦中堕落。

他在一片混沌中恐慌着堕落,以为自己一定要摔死了,结果前方豁然开朗,房屋街道历历在眼前,他对着一栋房子的屋顶直撞过去,却发现身体忽然获得了浮空能力。

他悬浮着,低头看见成排的电脑,电脑前伏着一个个的背影,而他一眼注意到一个单薄的背影,那是自己。十五岁的自己。

十五岁的叶修专注的盯着屏幕手速飞快的跟游戏搏斗,陶轩走到他身边,拿走可乐把一杯牛奶递给他。他从眼角瞟了一眼陶轩,“干嘛?”

“小孩子的不要喝可乐。”陶轩含笑说,“多喝牛奶,不然水也行啊。”

叶修皱了皱眉,“你才小孩子。”却也没有别的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九)

喻文州感觉自己最近喊冤已经喊成了习惯。

叶修跟他公司合作的项目报告,派去的人被叶修臭骂一通,小心翼翼修改完又被臭骂一通,如是者三,喻文州就不得不亲自上门,听叶总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。

很显然,现在叶修有气没处发,就把喻文州这个帮凶拎过来泄气。喻文州想明白这一点,除了喊冤之外,也不得不帮着叶修想怎么面对王杰希来。

喻文州说,“王所那么爱你,只要你肯真心道歉,他会原谅你的,至于他家人那边,让他自己去解释,哪有父母拗得过孩子的,说是误会不就好了。”

叶修凉飕飕的瞅他一眼,喻文州缩了缩脖子,“本来就是误会啊,我们哪有3P,就是各玩各的而已。”

这货专门来落井下石是吧!叶修劈手摔了喻文州一脸文件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八)

窝发现别的3p文大家好像都在押cp股……我好像就写不出那种扑朔迷离的修罗场,不过大概也没人押陶叶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查出陶轩是早晚的事。

不是因为证据,而是因为圈子。圈子说起来有很多个,大大小小,混圈也是混关系,谁谁忽然被排挤了,谁谁比较出风头,谁谁忽然失势了,总是大家关注的焦点。陶轩在帝都虽然不怎么入流,奈何之前为了接近叶修努力混圈,大大小小参加了不少局,忽然就销声匿迹了,让人觉得蹊跷。有心人再顺藤摸瓜一下,跟哪些人走得近,联系了哪些人,资金有什么动向,这些线索落到叶修手中,也就昭然了。

叶修最近被父亲拎回家里,勒令不许应酬不许外宿,他知道自己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七)

叶修叫秘书进来把摆件拿走,坐到书桌后开始整理这些事件的背后的关系和线索。之前他没时间专门追查,现在有了。

他对着电脑却并不能平复心境。他知道自己应该先打电话给王杰希,他如此待他。如掏心肺。他对着手机发呆,手机却自己亮了。他按下接听键,王杰希的声音响起。“恭喜你,叶修。”

叶修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谢谢。

王杰希察觉了异常,“怎么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杰希,你……”叶修艰难的说,“你怎么让张捷选我的?”

“原来是这个,你别误会,我没拿什么条件去换,你知道他不会。我也不知道他会选你,我只是阐述了你当权的利弊,他没给我答复。”

叶修听着,“还有吗?”

“他问我绯闻,我给你澄清了一下。”王杰...

【陶王叶】浓淡之间(六)

窝错了对不起~ 让看我的亲们久等了,窝近期完结这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终于惊觉此事并不简单。坏他声誉是第一步,抢他项目是第二步,选的节点非常妙。就是冲着把他搞下台来的。

这手段真够狠的。一环套着一环,算准了他没法轻易招架,或者干脆无法招架。王杰希沉吟了一阵子,终于下了决心,“你去找祝波,我去公关张捷。现在去调查究竟谁是幕后没那么重要,这两个人,无论能争取到哪里的转机,都是好的。”

祝波是对方公司这个标的的负责人,张捷是叶氏的独董,虽然希望都不是那么大,但这两个人只要得其一就不至连CEO的位置也保不住。

张捷至今表露的态度,对叶修的激进手...

1 / 8

© 霜花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